美媒:看到“法轮功”的谎言和虚假信息影响他人的方式 我深感担忧

来源:必威88网址 作者:桑梓(编译)
时间:2021年11月29日 15:58
下载

核心提示:2021年8月7日,美国维思新闻网(Vice.com)发表了一部时长45分钟的音频节目,主持人阿里尔·吉姆·罗斯(Ariel Jim Ross)与维思新闻网记者Titi Yu、数字取证专家本杰明·特·德克尔(Benjamin T Decker)共同揭开了“法轮功”这个打着“精神运动”旗号、原本鲜为人知的邪教组织是如何一步步成为反华、亲特朗普宣传最有影响力数字出版商的,深刻揭露了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通过日益壮大的媒体帝国不断将自己反华、亲特朗普的一套话语体系“编织”进美国政治中的真面目。节目中参与者对此现象表示深感担忧。必威88网址 前期曾简要报道,现进一步摘译如下。为了便于读者阅读,小标题为编者所加。

维思新闻网原文插图

什么是“法轮功”

节目先是采访了一位在美国纽约法拉盛地区生活了20多年的社区居民,他称“法轮功”是骗子,是敌人。

节目称,“法轮功”媒体《大纪元时报》是美国发布阴谋论和虚假信息的最大平台。最初是一家小报,曾在脸谱上为特朗普大打广告,花费的金钱仅次于特朗普竞选团体。

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维思新闻网记者Titi Yu从家人那听说了很多很多虚假新闻,关于政治、美国大选和新冠疫情。这些虚假信息绝大多数来自“法轮功”的《大纪元时报》和新唐人电视台。Titi Yu表示:“我的了解是,他们非常非常反华。”

通过进一步了解,Titi Yu发现它们登载的文章非常右倾。《大纪元时报》与布赖特巴特新闻网(Breitbart)或新闻聚多多网(NewsMax)影响力相当。《大纪元时报》突出渲染特朗普的美国总统大选结果被民主党窃取,最终导致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暴乱的发生。

《大纪元时报》实际与“法轮功”密切相关,但“法轮功”一直否认自己与《大纪元时报》有任何联系。Titi Yu经过调查了解到,大纪元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是“法轮功”成员。

“法轮功”1990年左右在中国出现,是一个叫李洪志的家伙创办的,他当时创立了这个所谓的“气功功法”,就是人们打坐、冥想和锻炼的一系列动作,非常像西方很多人所熟知的最流行气功形式——太极拳。

所以这个叫李洪志的家伙,就这么突然冒出来了。他有点像是一个靠气功起家的人,弄了一套自创的身体打坐动作,然后就开始周游中国授课。他宣称,人们通过修炼他的功法,不仅可以强身健体,还可以解决灵修问题,达到更高的精神境界。他称之为“法”,即“宇宙真理”。他宣称这种新的气功形式为“法轮功”,或“法轮大法”,并称这种“法轮”的自转与宇宙的自转同步。

伴随着这种所谓的精神上层次教义,李洪志开始教导人们反对现代医学,摒弃世俗的欲望,反对同性恋。

随着人气越来越旺,他的“经文”中弥赛亚的味道越来越浓。他声称自己可以治愈疾病,可以悬浮空中,可以返老还童。“李大师”向信徒承诺可以达到超自然的境界,称信徒可以“开天目”,可以隔墙视物,还能够“白日飞升”。正如李洪志在1999年告诉《时代》杂志的那样,他说外星人正在入侵人类大脑,以此控制人类并使人类堕落。

中国官方认可的宗教有五个,除此之外的任何教派都是非法的。所以李洪志的所作所为是危险的。随着李洪志对这场“道德和精神运动”的主张越来越大胆离谱,中国共产党最终于1999年取缔“法轮功”,宣布它为邪教,并确定其为非法活动。

“法轮功”无所不用其极的粗暴宣传

当李洪志及其“法轮功”在美国站稳脚跟时,就开始尝试创建自己的话语体系。这种话语体系是“法轮功”看待世界的方式,并通过其媒体进行传播。

“法轮功”自称正在进行一场善与恶的宇宙之战,善的一方是“法轮功”信徒及其成员,恶的一方是任何与中国共产党有联系的人。

“法轮功”将其表演艺术“神韵演出”的海报贴得到处都是,遍及公交车站、咖啡店或地铁。

几年前,Titi Yu的母亲观看了一场“神韵演出”,中途就退场了。演出的某一刻,卡尔·马克思的头像掉落在舞台上,然后就被巨大的海浪冲走。“绝对是种非常粗暴的隐喻。非常非常粗暴,可以说是粗暴宣传。”

Titi Yu目睹了《大纪元时报》从一份社区小报发展成为一家大报的全过程。大概是在2016年左右,随着唐纳德•特朗普的上台,“法轮功”看到进一步推进自己反华议程的机会到来了,于是对媒体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他们开始扩大报纸的政治影响力,开始涉足美国政坛,并在右翼媒体网络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

“法轮功”于是从一个“精神团体”开始,逐步建立了一个媒体帝国——有报纸、网站、电视台。

《美国》栏目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本杰明·特·德克尔(Benjamin T Decker)通过分析在线内容,进一步了解了骚扰、极端主义和政治虚假信息等问题。大纪元正是他分析的网站之一。

本杰明认为布赖特巴特新闻网(译注:美国臭名昭著的右翼网络媒体,臭名昭著的反华人士斯蒂芬·班农曾担任其执行主席一职)和大纪元有很多报道内容是重叠的,唯一的真正区别是大纪元的生态系统、它的反华内容,尤其是它针对美国政府的投入。

大纪元有两个生态系统,其中一个生态系统全部由极受欢迎的热门视频组成,特朗普的内容占很大一部分,另一个生态系统由预言性的阴谋论组成。它的运行模式是,一个生态系统反哺另一个生态系统,即第一个生态系统反哺第二个阴谋论生态系统。

这正是大纪元真正擅长的。过去数年中,大纪元至少有十次推送过一边倒支持特朗普的阴谋论,企图通过利用煽动和它的新闻大量编码语言来吸引读者。

这些阴谋论包括:特朗普呼吁调查乔·拜登和他的家人与中国共产党的联系;在2016年的竞选中,奥巴马政府密谋反对唐纳德·特朗普并监视他的团队。

大纪元同时利用右翼对中国的不信任来推动激进的反华言论,借新冠病毒污名化中国。

大纪元还创建了一些主页面。他们将其命名为《美丽日报》(BL)或“真相媒体”,虽然具有不同的名称和不同的包装,但内容相同。但本杰明分析了这些页面后发现,它们实际上都与大纪元相关。

事实上,可能很多人偶然发现了其中的一些网站,但不知道这与大纪元有关,更不知道其背后是所谓的灵修运动“法轮功”。这些页面是相互链接的,可以将不同的受众吸引到相同的内容里。

报道称,在特朗普执政期间,“法轮功”报纸的收入几乎翻了两番,在2019年赚了大约1500万美元。

大纪元花了很多钱用于支持特朗普连任,几乎利用了所有的社交媒体,包括油管、脸谱,还有推特等,换回来的是一些共和党高官出现在他们的网络上,接受他们的采访,成了大纪元的“记者”。

2019年,大纪元在脸谱和照片墙(Instagram)上的广告花费超过900万美元。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报道说,在6个月的时间里,大纪元在支持特朗普广告上花费超过150万美元,仅次于特朗普竞选团队本身。所以在那之后,脸谱以其违反广告政策为由,封杀了大纪元。此后,脸谱注意到一些新页面比如《美丽日报》的页面开始陆续出现,并发现这些页面也与大纪元有关。所以脸谱决定进行网站整顿,关闭了数百个相关专页。

大纪元随后联系了脸谱网,了解广告被撤下的原因。不过还没等到回复,他们就在新的脸谱页面上推出新的大纪元。不过,在脸谱决定封杀它们之后,他们决定转向更友好的社交媒体平台。

后来他们开始思考:为什么不直接自己做社交媒体平台呢?于是,“安全聊天”(Safe Chat)应运而生,其发起人同样是一名曾经为《大纪元时报》工作的“法轮功”人员。“安全聊天”真正引起人们的注意是在2021年1月,美国国会大厦暴乱期间。

几个月前,本杰明下载了“安全聊天”,只是想看看上面有什么留言。结果发现,上面有很多关于停止大选偷窃和拒绝新冠疫苗的资料,都是支持特朗普的,超多资料,很多属于阴谋论和“匿名者Q”的内容。中文信息中更多则是关于中国的虚假信息。

“安全聊天”成为对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可以与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交谈的平台。他们在这个平台上推送对极左派具有危险的言论。“其实,当我们在担忧多大的点击量会对现实世界造成伤害时,我们实际上担忧的是民众大规模参与进或迁移至日益边缘化的平台,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。”

跟随“法轮功”十多年的洋弟子终于脱离邪教

“法轮功”成员非常诡秘。维思新闻网联系的一位“法轮功”信徒则明确表示不希望维思新闻网做这个报道。

节目还爆料了为“法轮功”无偿工作了十多年的前成员阿斯雷尔•绍特(Asrael Sort)的遭遇,讲述了他是如何下定决心脱离邪教的。

阿斯雷尔出生于一个嬉皮士家庭,曾参加超验冥想运动。16岁时,他外出寻找自己的灵修道路,偶然间遇上了“法轮功”并加入进去,这一待就是十多年。

阿斯雷尔•绍特称,选择加入“法轮功”,让他为很多事情找到了借口。虽然“法轮功”并不能满足他的所有要求,但他当时的想法是,故且接受“法轮功”现在的样子,相信“法轮功”会发生改变,会变得更符合他的信念和感觉。“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说,让我再努力一把,让我再确定一下。然而,我沦落到今天的下场,没想到吧?”

大约在2001年,当时《大纪元时报》还是一个杂牌小报。他们鼓励像阿斯雷尔这样的成员义务为这些媒体工作。所有这些媒体的从业者、做这些事情的人,都是“法轮功”信徒。

他们这样做的部分理由是,他们有一种精神修炼方法,叫做“讲真相”。“法轮功”的基本信条之一是,成员必须走出去,向世界“讲真相”,宣传“法轮功”。为这些媒体机构工作意味着自己在“讲真相”,通过这样的灵修可以“上层次”。

开始的时候,阿斯雷尔在新唐人电视台做志愿者。刚刚加入时差不多什么都做,后来就做后期效果、打字、编辑、补白和商业广告以及节目的图形包装等,没有任何报酬。阿斯雷尔在电视台里吃饭、睡觉、洗澡……一天两顿饭,吃的只是一些方便面而已。整个电视台都堆着盒装方便面,饿了就可以食用。其他人都在睡袋里睡觉——到处都是睡袋。阿斯雷尔直接睡在办公室的地板上,门半掩着,把脚伸到门外。

阿斯雷尔是个白人,在美国嬉皮士社区长大,中文很好,是通过一遍遍反复听李洪志讲课录音学会的。后来,阿斯雷尔出现在“法轮功”的招聘视频中。

利用修炼者成功建立媒体帝国以推进其政治议程,对“法轮功”及其媒体帝国而言,这是一种非常好的商业模式。

不过,阿斯雷尔当时并不觉得自己在吃苦,他认为自己是在从中国共产党手中拯救他人,觉得自己参与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情。

不过,阿斯雷尔现已脱离“法轮功”组织。

他对“法轮功”的看法在慢慢发生转变。他开始注意到一些令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,比如李洪志根本不是像他自己声称的那样具有什么特异功能。真正的转变发生在2016年——“法轮功”对唐纳德·特朗普的全力支持。

2016 年,阿斯雷尔和妻子一起住在纽约州“法轮功”总部龙泉寺外的鹿苑镇。阿斯雷尔是美国民主党参议员、总统候选人伯尼·桑德斯的支持者,他试图说服其他“法轮功”信徒,伯尼的观点才真正符合“法轮功”的教义。

他随后即被告知,伯尼·桑德斯是一名社会主义者,所有民主党人都不可信。这时阿斯雷尔才意识到,自己的价值观与“法轮功”并不相符。“法轮功”竭力反对堕胎、反对同性恋、反对任何与性少数群体(LGBT)有关的东西,这些内容在《大纪元时报》或新唐人电视台的报道显而易见。

阿斯雷尔看到“法轮功”正在偏离他所认为的“精神运动”应具有的价值观。

当阿斯雷尔开始质疑“法轮功”的时候,他的婚姻也开始走向破裂。因为他质疑李洪志的教义,妻子甚至开始怀疑他有心理问题。后来妻子对他发出了逐客令。

已经可以看出,“法轮功”完全是一个政治团体,于是阿斯雷尔决定脱离它。“我不知道,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右翼喉舌和极端主义团体,它们接下来会卷入什么。我绝对不想看到它的下一个面目。”

可悲的是,一位与维思新闻网记者进行过短信交流的“法轮功”成员要求记者不要相信阿斯雷尔的话,因为他有精神病。当记者试图与她进一步交谈时,却遭到拒绝。该成员甚至威胁记者称,你试图写一篇抹黑“法轮功”的文章——这不是有点像二战期间所写的某篇文章?这就好像当犹太人在集中营中苟全性命时,你却撰文批评他们?她认为,如果维思新闻网报道“法轮功”,那么就等于参与了对他们的“迫害”。

节目称,这可是一顶非常大的帽子,这顶帽子使得人们很难去报道“法轮功”以及“法轮功”在美国的所作所为。

大纪元坚称他们与“法轮功”无关,但是与记者交谈的阿斯雷尔对此看法截然不同。

节目称,“法轮功”在美国的政治中掌权,而且建立了媒体帝国,以各种方式在制造虚假信息方面“成绩斐然”。这就是美国所面临的现实。

“法轮功”将政治激进主义融入他们所谓的“灵修”中。他们正在做的是利用他们的成员来推动他们的政治议程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美国,政治可能由非常小众的实体来主导。

维思新闻网表示,人们通常会以更传统的方式看待这种情况,比如金钱在政治中运作的方式,或者商业游说美国政府的方式,或者说基督教权利的影响。但这里有一个设定了非常具体的外国议程的“精神团体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“法轮功”反对中国共产党的立场,使得它能够以很少有人注意到其背后行为的方式,来推动自己的权力影响。“我个人替我的家人感到担忧的是,我看到了这些谎言和虚假信息影响他人的方式,这些人看待政治的方式,以及数百万人看待这个国家政治的方式。”

(责任编辑:力枫)
反邪教网站
重点新闻网站
国家机关网站
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
Baidu